法治乡间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乡间>村民私倒垃圾堆成"山" 干净水塘变“墨池”

村民私倒垃圾堆成"山" 干净水塘变“墨池”

2016-06-22    来源: 阅读:561

  

    山林中隐藏着堆积如山的垃圾。 

  

  “最近,整个学校都弥漫着一阵阵恶臭气味,每天中午太阳炙烤,或刮北风时气味最强烈,简直是恶臭难顶!”6月16日上午,广州某美术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唐先生告诉记者,臭气源头藏在学校背后的山中,是一处占地约五亩的“垃圾山”。

  是谁搬来这座“垃圾山”?谁又该为青山变“黑”负责?近日,记者来到白云区太和镇兴丰村,深入追踪“垃圾山”。

  村民夜里被臭气熏醒 校长发现山中垃圾场 

  5月底,唐校长的学校就陷身于臭气包围圈。最开始他很纳闷,学校前面和左侧是马路,右侧是房屋,后面是翠绿的坑尾山,这是学校引以为傲的自然屏障、天然氧吧,臭从何来?

  几天前,唐校长带着多名老师进入山林寻找臭气来源。“我们沿着学校后方一条山路往山林深处走,大约走了200米,一座‘垃圾山’就横在眼前。”当时,唐校长很惊讶,眼前一处山坡被挖开、夷平,建成一个平台,打了水泥地,堆了约200吨生活垃圾。

  垃圾山距学校教学楼直线距离只有150米左右。“好好的青山,被糟蹋成这样!”唐校长痛心地说。其实,早在今年4月,唐校长就注意到有人在挖山,当时他以为是建农庄,就没有在意,现在才知道是偷倒垃圾。

  今年,唐校长的美术培训学校刚刚升级为全日制的美术职业技术学校,9月将迎来第一批正式学生。唐校长却高兴不起来,就怕恶臭的垃圾山把老师给吓跑了。

  不仅学校深受其害,周边村民也反映“顶唔住”。“5月底开始,村里日日夜夜都是飘着一股臭味,特别是刮北风的时候,恶臭最难忍。有时候,晚上睡着觉,都会被熏醒。”兴丰村村民李先生说。

  记者直击:“劈”山倒垃圾 塘水变墨汁 

  16日上午,记者跟随唐校长一起沿着一条建筑废料铺成的山路探访垃圾场。山路旁还建了一排砖瓦房,房内空荡荡,只堆放了一些废钢筋、塑料凳。再往前,就是一座条形分布的垃圾山了。

  唐校长称,垃圾场是挖山建成,地面还铺了水泥进行了硬化处理。一眼望去,依然看得出山体被新挖的痕迹,多处露出新鲜黄泥。“这里原来草木茂盛,一片葱绿,现在却成了一片黑色和黄色。”唐校长说。

  记者注意到,垃圾主要是生活垃圾,有酒瓶、塑料袋、旧衣服等等,地上流淌着黏稠状的黑色液体,垃圾山下方是一方水塘,唐校长说,这里原是山涧溪流,挖山后把土往下推,堵住了山涧一侧,形成了这处水塘。目前,污水顺势流入水塘,原本干净的塘水已黑如墨汁,水里的小树尽数枯死。

  此外,垃圾场地周边还铺设了供水设施。在砖瓦房前后,接了蓝色水管,靠近垃圾山的地方还安装了水龙头。“过去这一片山林有很多鸟叫得很欢快,垃圾山一堆,都听不到鸟鸣了。”唐校长说。

  村委:已锁定偷倒者 为村民私倒 

  16日上午,记者来到太和镇兴丰村,该村村委委员许国浪表示,6月8日接到群众投诉后,村里一方面暗中调查,另一方面派保安深夜现场蹲点伏击,当时已锁定那个偷倒垃圾的人,是本村四社一名许姓村民,人称“广仔”,30岁左右。

  为何要在此倾倒垃圾呢?许国浪说,他把小区垃圾偷运偷倒过来赚钱,大约有10车,从场地情况来看,推测此村民是想长期在这里搞垃圾中转站,从垃圾分拣中赚钱。但是,具体如何赚钱却不清楚。许国浪还表示,挖山建场地并不是这个村民干的,而是另有其人,可能建好后又租给“广仔”的。目前,村里已经把此事向太和镇环卫部门作了反映。

  许国浪说,他们之前已多次通知当事人,要求其对垃圾进行处理,但是对方总是不露面,并表示自己在外地不方便。“由于村没有执法权,处理也很无奈。”

  太和镇:已组织清理 多部门介入处理 

  对垃圾山一事,唐校长向白云区国土部门、环保部门投诉。太和镇方面回应称,派出所、国土、环卫等部门已介入处理。

  昨日,太和镇市政管理所负责人谢信添称,收到投诉后已和村里沟通,村里也组织人员去清理。“一直以来,我们都在村里设桶收集垃圾,不允许私倒垃圾。”谢信添表示,发生这样的事情,说明巡查有不到位的地方。

  白云区环保部门回应称,镇村相关部门已对倾倒垃圾进行清理,防止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也要求村委加强管理,确保此类情形不再发生,会同太和镇将清理情况及时反馈给学校,加强和学校的沟通。

  追问:谁该为青山变黑负责? 

  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广东省城乡生活垃圾处理条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随意倾倒、抛撒、焚烧或者堆放垃圾。”城市生活垃圾的收集、运输、处理规定如此严格,那么,垃圾山从何而来?为什么交给了个人处理?还有没有违法处理垃圾的下游?

  对于上述问题,村委表示暂时还不掌握。而有村干部表示,很可能是承包了小区生活垃圾的收集处理,但没有进行合法处理。

  广州市某市政绿化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小区生活垃圾处理一般是由物业公司和第三方签订处置协议。“有资质的公司,垃圾处理费用高,没有资质的公司,甚至个人也会去承包,费用就低一点。如果是找地方倾倒,就省了一笔费用。”该负责人称。

  目前,被偷倒的垃圾山正在清理中。然而,清走垃圾山后,已被严重破坏掉的山林生态谁该负责恢复?谁又该为青山绿水变“黑山黑水”承担责任呢?对此,相关部门没有给出答案。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这座藏在青山中的“垃圾山”。

© 中国国际农业电视协会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ouPHP 京ICP备1101789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