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乡间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乡间>宠物小店内有乾坤:暗中交易买卖野生动物

宠物小店内有乾坤:暗中交易买卖野生动物

2020-02-21    来源: 阅读:61

一家宠物店,龙猫、兔子、仓鼠等宠物放置在橱窗内吸引行人注目,表面无异,一般人不会知道,这家小店其实内有乾坤——

宠物店背后交易:卖野生动物!

这是海宁南关厢历史街区,涉案宠物店就开在这里。图:涉案宠物店所在的海宁南关厢历史街区,该店铺现已转出;

图:被警方查获的陆龟;

图:涉案微信对话截图。

姚雯/漫画

在浙江省海宁市一条街上,有一家宠物店,你可以在里面买到各类“异宠”。该店在当地野生动物贩销圈里颇有名气,店主李某也是圈内“红人”。殊不知,这些动物不仅身携致命病毒,还是受国家保护的濒危野生动物。

2月4日,浙江省检察院挂牌督办十件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案,海宁市检察院承办的“海宁龟友”微信群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行政公益诉讼案名列其中。此前,海宁市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已对李某、徐某、迟某等11名犯罪嫌疑人向海宁市法院提起公诉,案件目前正在审理中。

案发:群主家搜出一屋龟蟒

“宠物店老板被警察抓了!”2018年12月,这个消息在海宁市南关厢历史街区不胫而走,原本门庭若市的萌宠店关了门,老板也联络不上。似乎是意料之中,大家对此并不意外,因为店主卖的“货物”他们都有所耳闻。在此前不久,海宁市警方多次接到群众举报,称有人通过一个叫“海宁龟友”的微信群非法买卖珍贵野生动物。根据线索,警方很快抓获了群主李某。

侦查人员进入李某租住的房子,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屋子里,饲养着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几种陆龟类,还有体型硕大的球蟒。除了动物,房间里还有动物饲料、保温箱、饲养工具等物品。据李某交代,他在海宁从事爬行动物生意已有五六年时间,这些野生动物是从杭州花鸟市场、网络等途径购得。

警方顺着李某这条线,又相继查到50余名犯罪嫌疑人,搜获濒危野生动物100余只。50多名犯罪嫌疑人中,有8名是从李某手中购买这些珍贵濒危野生动物。鉴定结果显示,查获的苏卡达陆龟、亚达伯拉象龟、赫尔曼陆龟、红腿陆龟、豹纹陆龟、黄缘闭壳龟、球蟒、非洲灰鹦鹉、高冠变色龙等100余只野生动物均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Ⅰ或者Ⅱ,对应为国家一级或者二级保护动物。这些动物都是禁止个人买卖和饲养的。

“在检察机关的监督下,查获的野生动物已全部送往浙江省野生动物救护繁育管理中心予以救助,动物的生命安全得到及时保护。”海宁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章小平告诉记者。

黑市:量大水深各种乱象

“我们这个‘海宁龟友’群有成员105人,原本只是个私人小群,后来陆续拉了一些人进来,本意是交流养龟的经验和心得体会。”据李某供述,随着成员的不断加入,群内人员日趋复杂,不少售卖野生动物、饲料、饲养工具的商家也进入群中。由于在线交易隐蔽,群里人员营销时不像在实体店交易那般“遮掩”,而是直接将动物名称、价钱、照片等信息公示出来。这些野生动物的价格从百余元到上万元不等,如美洲绿鬣蜥,400元;苏卡达陆龟,1500元;辐射龟,3600元;亚达陆龟,1.7万元。一旦有人有意向购买,双方私下约定交货时间与方式,交易十分频繁。

除了微信群,百度贴吧也是李某的“主战场”,几乎每一种“异宠”都有自己的专属贴吧,许多卖家会在吧内打广告,看到有求“宠”的信息,就立即留言,招揽买家。

犯罪嫌疑人徐某就是李某从贴吧招揽的顾客,他在李某处购买变色龙后,李某将他拉入海宁龟友群。徐某“入坑”后一发不可收拾,他学会了变色龙的养殖技术,不仅将自己繁殖的变色龙售卖,还做线上代理,在朋友圈、贴吧发布广告招揽生意,再让上家代发自己赚差价。

记者在百度“变色龙吧”上看到,一个“变色龙属于二级保护动物,禁止交易”的帖子被置顶,里面说得很明确:变色龙交易属于违法行为,不允许交易、饲养、繁殖。然而,检察官在办案中发现,难挡巨大利润诱惑,还是有不少人铤而走险。如高冠变色龙,8个月就成年,一年最多可繁殖6次,每次产蛋十几至六十几枚,一只变色龙一年就可以给卖家带来上万元利润。还有一些跟人们迷信有关的陆龟品种,打着“镇宅”“化煞”的名号,一只就能卖出上万元。

在李某的陆龟买家中,企业主为多数。2016年,海宁某老板徐某在李某店内观赏时看中了一只苏卡达龟,虽然价格要一万元,但李某介绍苏卡达龟养大后貌似“玄武”,又能“招财”,徐某就心动了,连着养龟设备一齐买下。此类“豪爽”的买家很多,李某自然赚得盆满钵满。

2017年,李某在“变色龙吧”认识了一位“大神”,对方自称在广州经营着一家规模较大的养殖场,变色龙、蜥蜴、陆龟等都有所涉及,但是他的朋友圈更新停止在2018年5月。同时,李某的数位“上家”也不断“消失”。原因李某很清楚,“他们都被抓了”。可这些前车之鉴并未吓退李某,售卖“异宠”的甜头让他泥足深陷无法自拔。他在与好友的聊天记录中称,一年内他就售卖了近千条变色龙。

2018年10月,来自湖北武汉的迟某与浙江海宁的郭某在“龟友群”相识。看到郭某发的高冠变色龙照片,迟某提出将自己的母变色龙与郭某的公变色龙交换。没想到,最后迟某只收到一个空盒子,这让迟某大为光火,在微信群中大骂郭某是骗子,直接拉黑郭某。

像郭某这样混迹圈里骗人的并不少。他们有些是空手套白狼,看到网上有人想购买异宠,就主动留言联系,却不同意买家看视频、走平台、做担保、见面自提等要求,收到定金或价款后就拉黑买家;有些骗子拿品相优秀的宠物打广告,发货时却“狸猫换太子”。很多买家被骗后都会在贴吧或者群里对骗子进行曝光,却没几个人会报警——他们都知道这是违法活动,收购保护动物也是犯罪,而这正是圈里骗子大行其道的原因之一。

应对:刑事打击+公益诉讼

海宁市检察院在审查起诉这一系列案件时发现,50余名犯罪嫌疑人中,11名犯罪嫌疑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其余未取得驯养繁殖许可证,擅自收购并饲养野生动物的犯罪嫌疑人因情节轻微等问题已作相对不起诉或公安机关撤案处理,相关行政执法部门也未对他们作出行政处罚。

“虽然构不成刑事犯罪,但也要让违法人付出高昂的违法成本。更要以此警示社会,推进这类问题的深度治理。”章小平告诉记者,在对李某等11人提起公诉后,去年10月开始,该院公益诉讼部门检察官充分运用公益诉讼调查核实权,通过实地查看、审查案卷,并就未被追究刑事责任违法行为人的行政处罚的可行性及合法性问题与该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进行研究沟通。最后,海宁市检察院根据法律规定,在2019年12月至2020年1月间向海宁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陆续发出14份行政公益诉讼诉前检察建议,认为海宁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作为野生动物监管部门存在怠于履职的情形,明确防控疫情期间做好野生动物保护及监管职责的重要性、紧迫性,督促他们对上述未被追究责任的人员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并加大野生动物保护监管执法力度。

海宁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收到检察建议后十分重视,根据建议的具体内容,结合该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野生动物保护集中整治活动,对野生动物保护情况开展监督检查,并下发《关于加强陆生野生动物监管工作的紧急通知》,全面加强省级野生动物疫源疫病监测点疫情监测防控,关停全市花鸟市场。截至2月14日,该局已对7名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违法行为人处以3000元至2万元不等的罚款及没收所购野生动物的行政处罚。

“省院将这起案件列为督办案件后,我们将进一步加强监督,督促相关部门依法行政、严格执法,共同营造全社会保护野生动物的良好氛围。”章小平说。

© 中国国际农业电视协会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ouPHP 京ICP备1101789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