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乡间

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乡间>热闹的农副产品集散地交易量、人流量瞬间下滑,一切竟源于一场人事变动……

热闹的农副产品集散地交易量、人流量瞬间下滑,一切竟源于一场人事变动……

2020-10-29    来源: 阅读:47


位于朝阳区十八里店乡的大洋路批发市场,是北京市东南四环附近最大的农副产品集散地,每天凌晨四点,这里就开始忙碌起来,卸货、采购、装车,秩序井然。按理说,批发市场的商品应该是价格低,质量好,出货量大。可是从2016年开始,出现了一种奇怪的倒挂现象,批发市场里有些商品甚至比周边商场里的还要卖的贵一些。没有了价格优势,批发市场的交易量、人流量也开始下滑。

这里的商户反映,市场出现这样的问题,源自一场人事变动。2015年底,市场来了一位总经理兼党支部书记,他的名字叫穆建军。

据商户们反映,穆建军等人走马上任之后,迅速用代理商制度,取代了准入制。谁给的钱多,谁就跟他们近,谁就能成为代理商。这些代理商又伙同他们一起压榨商户。从商户身上变本加厉的获取不义之财。

从维护食品安全、维持市场秩序的角度来看,代理制本身有它便于管理的优势,但是在总经理兼党支部书记穆建军的眼里,这是他获取高额利润的一个工具而已。利用代理商制度的施行,穆建军等人开始重新洗牌市场商户,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仅穆建军个人就受贿700余万元,而这些都是商户们辛辛苦苦的血汗钱。

2018年8月17日,一封匿名举报信被转到朝阳分局刑侦支队,信中反映:穆建军、乔建来、闫振义等人指定“代理商”对大洋路市场各行各业进行全面控制、垄断,代理商肆意哄抬物价、销售有毒有害食品,他们“以黑护商、以商养黑”,拉拢腐蚀公职人员,成为垄断一行、称霸一方的“市霸”。

针对商户反映的情况,朝阳分局刑侦支队立即成立专案组,进入市场展开调查。虽然专案组的侦查员为商户们提供了完善的保密措施,但是面对侦查员的询问,商户们大多沉默不语。

走访遇到障碍,他们决定从警方掌握的警情数据入手调查。

从当时的接警记录分析,每一条警情都像是商户和市场之间的商业纠纷,不涉及刑事案件。但将两年多的报警记录串并到一起,侦查员隐隐感觉到,有一股特殊的势力,在暗中操控着这里的一切。在梳理了近千条警情后,侦查员找到了一名女事主。

王女士曾是大洋路批发市场的一名商户,2018年3月的一天,十多名嚣张跋扈的男子来到她的店铺里,将她苦心经营了20年的小卖店强制拆除,店里3万元的货物也被这伙人扔了一地。

王女士告诉侦查员,乔建来是大洋路批发市场的副经理,他之所以能够独霸市场,欺压商户,并不是依靠社会上的闲散人员,而是受到了市场经理穆建军的指示。有市场总经理做后台,很多商户都敢怒不敢言。

侦查员说,这个恶势力团伙是以穆建军为首,他的两个副经理分别是厅棚区的闫振义、蔬菜区的乔建来,厅棚区下面的管理员分别是廉钢,乔军君,王建富则是菜区。

为了找到更多像王女士一样的事主,侦查员在市场旁租了一间4平米的小屋子,寻找事主,约谈事主都在这里秘密进行。

陈女士也是市场的老商户,做豆制品生意20多年了。她向专案组提供了另一条线索。

据陈女士反映,市场推行代理制度之后,穆建军、乔建来等人规定,商户卖货用的塑料袋都必须到他们指定的代理公司购买,这家公司名叫——北京宗旺农副产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名叫贾宗。

贾宗,曾经是大洋路市场蔬菜区的一名商户,自打穆建军的手下乔建来成为蔬菜区的负责人之后,二人开始频繁接触。听说市场要设置代理商这个消息后,贾宗主动找到乔建来,顺利拿下了市场塑料袋和下货的总代理权。光塑料袋贾宗每个月都要卖出去二三十万卷,获利上百万元,如此计算,仅塑料袋一项,他们每年就有上千万的利润。

乔建来这边大肆敛财,同为厅棚区总经理的闫振义也不甘示弱。他不仅将厅棚区牛羊肉的代理权给了好兄弟王治伟,还把商品的质量监督权也给了自己的亲信。市场实行的代理商制度,在细则中规定,鼓励有实力的商户竞争上岗获得代理商资格。但实际上却都是穆建军等人在暗箱操作。

批发市场厅棚区主要经营牛羊肉类,大约有80多商户。原本负责为厅棚区供货的,都是北京二商等享誉京城的企业,资质齐全、食品安全有保障。穆建军、闫振义等人上台后,一个当搓澡工的王治伟,竟然凭借一家新成立的治伟商贸公司,接连击败竞争对手,获得了大洋路批发市场牛羊肉的总代理权。

王治伟走马上任后,立刻利用手中的职权限制商户从其他牛羊肉供货商进货,如果发现便通知市场管理人员对商户进行罚款,少则5000多则上万。如此一来,市场里销售的牛羊肉,几乎都来自志伟商贸公司。

在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治伟商贸公司不仅将牛羊肉价格提高,质量上也做起了手脚。选材上以次充好,甚至连注水肉,也卖向了市场。

经过近三个月的明察暗访,侦查员发现,原本大洋路市场一直实行商户自由进货制度,凡是在准入目录上的企业、公司,符合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卫生防疫检查,大洋路市场检疫检测合格的,均可向大洋路市场的商户供应货品。

经过专案组调查,乔建来、贾宗、闫振义和王志伟等10余人相互勾结,欺压商户大肆敛财的行为越来越清晰。但是总经理兼党支部书记穆建军是不是幕后的指挥者和保护伞,还需要更多确凿的证据。由于案件的特殊性,朝阳公安分局和朝阳区纪委监委抽调精干力量,开启了协同办案机制。

大洋路市场成立于1997年,平均每天有4万人次、5000吨以上货物和近万辆车次进出市场,年商品交易量225万吨,商品交易额达57亿元,其中禽蛋日交易量150吨,为北京市提供将近一半的需求份额;羊肉销售量已经超过北京排位第一的新发地市场,大洋路市场欺行霸市、恶意抬高物价等行为严重影响了北京的市场稳定。

经过专案组将近半年的调查取证,以总经理穆建军,副总经理乔建来、闫振义等17人组成的恶势力团伙逐渐明朗,他们利用手中职权,收取好处费,以不正当的手段打压其他供货商,扶持自己势力,降低货物质量,肆意抬高物价。这些团伙成员不单单只是涉嫌刑事犯罪,还包括行贿受贿等职务犯罪行为。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确保自己在市场内总代理的地位,得益稳固,代理商开始向穆建军、乔建来、闫振义等人行贿。

2018年12月6日,朝阳警方对穆建军团伙实施抓捕。

经过调查证实,贾宗、王志伟等8人,以回扣、(消费)卡等方式,向穆建军、乔建来、闫振义等5人行贿,其中:穆建军受贿700余万元、闫振义受贿400余万元、乔建来受贿100余万元,廉钢受贿100余万元,王建富受贿50余万元,行贿的主要人员有:贾宗行贿400余万元,王治伟行贿200余万元。

由于这起案件地域特点明显,涉及范围广,强迫交易犯罪和行受贿行为分属不同的办案机构。案件分别于2019年月2月和2019年3月,移交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据承办检察官介绍,穆建军为首的恶势力团伙强迫市场的部分商户进货的行为,直接侵犯了商户的自由交易权和公平选择权。

2019年9月6日,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以强迫交易罪、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单位行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等五项罪名,向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9年12月3日上午9点半,以穆建军为首的大洋路恶势力团伙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温榆河法庭开庭审理。

经过审理查明,大洋路恶势力团伙共由13人构成,分别是代表市场管理方的穆建军乔建来闫振义等7人,和市场管理方选任的代理商王治伟、贾宗等6人。以穆建军为首的恶势力团伙为了经济利益,用事先设计好的管理制度,通过代理商层层压榨剥削商户,最终,再从代理商处获取巨额好处费。

2020年1月15日上午10点,朝阳区人民法院对大洋路恶势力团伙案作出一审判决。

在法庭上,除了团伙中的13名被告人以外,还有直接获利的8家代理商也来到了法庭上。

当天,法官对涉案的8家代理商作出了罚款100万-500万元不等的决定。另外,团伙中的其他成员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到3年3个月不等的刑罚。

2020年4月17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任何权力,任何制度,只要脱离了监督的界限,就会驶离其正常的轨道。正是因为缺乏监督,偌大的市场成了穆建军的独立王国,导致了穆建军等人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领导干部的个人素质固然重要,但合理完善、有监督有制约的制度建设也同样不可或缺。

恶霸倒了,市场活了,穆建军恶势力团伙案件发生后,十八里店乡政府及时调整了大洋路市场的领导班子,加强党支部的建设,强化党建引领,及时取缔了代理商制度,恢复了原来的“准入制”。并在市场内安装了33个扫黑除恶举报箱,每周定期接收反馈信息。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指出,新时代必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穆建军、闫振义、乔建来等人作为政府指派的市场管理人员,利用手中权力,大搞权钱交易、欺行霸市、强买强卖,将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严重背离了党员干部为人民服务的初衷。不忘初心方能不辱使命,穆建军等人丢掉初心、利欲熏心,最终从一名国家干部沦为阶下囚,教训深刻,发人深省。

© 中国国际农业电视协会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ouPHP 京ICP备11017891号-1